【好房網News記者林和謙報導/編輯室報告】

市場預期美國聯準會可能會在今(2022)年上半年至第三季升息,恐緊密牽動國內央行也會升息。而不少人關注,若美國等先進國家升息後,國內央行很可能把2020年第一季調降的1碼(0.25%)調回來,或是不是可能調升更多?另外除了實質居住需求、投資置產,也有不少熱錢炒作房地產而使國內房價升高,央行除了打炒房措施可能持續,會藉升息抑制房價飆漲嗎?對此學者認為,央行不會為了抑制房價而升息,但若升息,也會增加房貸族、購屋族的壓力,民眾須仔細衡量自身的財務能力。

談到升息的議題,香港北威國際集團董事總經理、前財政部長劉憶如指出,若美國等先進國家都升息,則台灣也會有隨著升息的壓力,不然會有資金外流的風險。至於升息幅度(1碼或2碼),則需視其他國家升息幅度而定。

劉憶如分析說,雖然央行升息主要是為了對抗通膨,但升息確實對抑制房價飆漲有幫助,只是因為利率影響的層面很廣、不是只有影響房地產市場,因此一般來說,央行並不會為了抑制房價而升息。

台經院產經資料庫總監劉佩真表示,以利率而言,美國聯準會已宣布最早將在今年3月開始升息,今年升息次數達三次,而台灣央行也不斷表達2022年貨幣政策將趨向緊縮,不排除將2020年3月降息的1碼升回來,因而房市所面臨的利率環境確實將有所轉變。而今年即便升息一碼,房貸利率也偏向歷史低檔,對於房市的影響應是心理層面,預計升息實質對房市產生負面影響將落於2023~2024年。

對於抑制不合理的房市漲價,央行官員認為,政府各部會共同合作、推出各項政策及健全房市專案,加上貸款成數的管制其實是很好的工具,而升息對於抑制高房價是不太適當的工具,因為會影響許多中小企業的貸款、衝擊到整體經濟活動,因此必須搭配各部會合作、有效稅制加上房貸成數管控,才是好辦法。

此外,有央行理事指出,因長期寬鬆貨幣政策對房價帶來的副作用越加明顯,加強選擇性信用管制措施的力道,方向正確,儘管選擇性信用管制措施有其效果,但仍治標不治本,若無法針對寬鬆貨幣政策下手,房價問題難以根本解決。影響房價的因素眾多,若單以貨幣政策解決恐有相當難度,當前房價狀況反映許多供給面及需求面因素,儘管實施選擇性信用管制措施有些許成效,但房價問題並非單靠選擇性信用管制措施可解決,仍須仰賴政府各部門通力合作,例如興建社會住宅增加供給,或以增加稅負的手段,多管齊下才能對房市有較佳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