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S新聞王德愷報導/編輯室報告】

俄烏危機以外交手段終結,這理想似乎已經告終。就在普欽揮軍進駐烏東兩塊爭議地區「維和」之後,美英歐盟等多國宣布了首波對俄經濟制裁,澳洲、加拿大、日本也跟進。這波經濟制裁主要針對俄國幾家大銀行與特定個人,禁止金融交易與凍結境外資產等。另一項近乎壯士斷腕的制裁,則是德國宣布暫停啟用德俄間天然氣管線「北溪二號」,歐盟各國頂著天然氣價格再度暴漲的痛苦,決心趁機擺脫對俄國天然氣的依賴,也讓俄國110億美元投資無法回收。但歐洲政治觀察普遍不認為普欽會就此休兵,反而推測他有著恢復蘇維埃帝國的野心,想要吃下整個烏克蘭,扶植親俄傀儡政權。

深夜裡一批沒有標記的軍車默默移動,這是烏克蘭境內叛軍佔領的頓內次克地區。最新衛星照片顯示,俄軍在俄烏邊境與白俄羅斯邊境都有新的部隊與軍車,攻擊陣線拉開,距離烏克蘭不到20公里。

美國總統 拜登:「普欽認為是誰以上帝之名給他權力,讓他宣布鄰居的領土是新國家?」

美國總統拜登宣布對俄羅斯實施經濟制裁,定義普欽指派俄軍的「維和」行為,就是入侵烏克蘭,等同違反國際法。美國的第一波制裁是:封鎖與俄羅斯兩大銀行所有金融往來,因為他們與俄國軍方關係密切,兩家銀行資產合計約7500億美元。

美國總統 拜登:「我們切斷俄國政府與西方金融體系的聯繫,俄國政府不能再向西方國家募資,也不能在美歐市場借新債。」

英國則對5家俄羅斯銀行祭出制裁,德國宣布跟進切斷與俄國的金融往來。日本、加拿大與澳洲也凍結俄國特定人士的境外資產,禁止與俄國和烏東兩爭議地區的金融交易,禁止購買俄國國債等。不過,各國尚未把俄國排除在銀行匯款的交易系統之外,也還沒有實施出口管制。

美國國務卿 布林肯:「若俄國對烏克蘭的侵犯升級,我們的制裁也會升級。」

希望用經濟制裁讓普欽就此收手,因為情報顯示俄軍將要長驅直入烏克蘭本土,並可能奪取包括首都基輔在內主要城市的控制權,建立親俄傀儡政府。

澳洲總理 莫里森:「俄國現在已準備好全面入侵烏克蘭,很可能未來24小時內就發生。」

事已至此就沒甚麼可談了,美國國務卿取消原定24日與俄國外長的會談,外交斡旋徹底失敗。美國口中只是第一梯次的經濟制裁,夠不夠讓普欽痛到收手撤軍呢?還沒過完冬天的歐洲可能先跟著痛,吹暖氣將會更貴!歐盟的天然氣進口超過40%來自俄國,包括德國、奧地利、芬蘭等國,都相當依賴俄國天然氣;但德國總理蕭茲宣布:撤銷原已批准的德俄間天然氣管線「北溪二號」營運許可。

德國總理 蕭茲:「沒有這個認證,北溪二號就完全不能營運。」

去年11月以來,俄國調降輸歐天然氣量,害得歐洲天然氣價格一度飆漲800%,急著廢核的德國,依賴俄國進口天然氣,現在斷了北溪二號如同打出七傷拳,但同受影響的芬蘭與愛爾蘭等國,皆在歐盟安全會議上表示贊同。

歐盟執委會主席 范德賴恩:「我們必須分散(天然氣)供應源,也尋找(更)可靠的能源供應。」

歐盟國家似乎有共識:長痛不如短痛,不想再因天然氣,向俄國低聲下氣。

白宮國際經濟顧問 西奈:「這是條俄國控制的珍貴天然氣管線,110億美元投資完全浪費。」

俄羅斯同時也是石油、鋁、鎳、白金等重要原料出口大國,牽動的供應鏈從手機、半導體到電動車都有 ;黃金與鎳的價格本周持續上漲,國際油價也一度逼近每桶100美元。美國總統拜登承認,制裁俄國會讓美國人民也承受痛苦的代價。

但普欽的計畫又如何?經濟制裁讓全球一起痛,能讓普欽罷休嗎?歐洲的政治觀察家認為,普欽要的可不只是烏東兩塊地區。

法國前總統 歐蘭德:「我們得假設他是個這樣的俄國總統:視蘇聯解體為恥,想要重建(蘇維埃)帝國。」

對普欽而言,揮軍烏克蘭從不是侵略,只是把原有的土地拿回來。俄烏邊界的小村皮斯基,這名烏克蘭陸軍少校一個人巡邏守衛,面對戰爭。

烏克蘭陸軍少校 尤奇克:「俄軍會入侵並占領整個烏克蘭行政區。」

面對勝率不高的仗,沒有逃的除了軍人,還有當地老人。

俄烏邊境皮斯基村村民 史黛潘妮維娜:「我在這裡出生、在這裡受洗,我的孩子也出身自這塊土地,我還該去哪?我已經不怕任何事了,要殺我就快點來吧。」

但對戰爭邊緣的烏克蘭邊界居民來說,普欽的帝王夢可能擊垮他們的人生,痛苦遠勝於面對油價上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