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刊王CTWANT陳柔瑜報導/編輯室報告】

新北市定古蹟「淡水崎仔頂施家古厝」在歷史和文化意義上都有非凡地位,卻遭新北市前市議員呂子昌頻頻攻擊,他近日又公開點名施家古厝要「拆除或拆遷」,而這已非呂子昌首次針對施家古厝,他為使施家古厝「修不成」,2013年與市議員蔡錦賢聯手凍結全淡水古蹟修復預算,直到呂卸任多時,預算才在2019年後逐漸解凍,施家古厝修復工程至今尚未完成,讓鄉親無比心疼。

據了解,施家古厝歷史逾200年,老宅見證淡水的商業繁榮與璀璨風華,也因而在2005年被公告為市定古蹟,文化局編列預算修復,但施家座落在都市計畫6號道路尾段,呂子昌擔心施家古厝修復會影響道路工程,2013年先要求施家古厝停止重修重建,此後又與蔡錦賢聯手凍結全淡水古蹟修復預算。

「忠寮里天元宮旁邊那些古厝比施家古厝還久,還有住過秀才、住過狀元,比比皆是。」呂子昌曾在2013年第1屆第5次定期會第5審查會上,針對施家古厝提出質疑,他先是質問6號道路的開闢進度,並舉出許多非古蹟的老宅,表示淡水有許多房子比施家古厝歷史悠久。

「我們家也可以做歷史建築,對不對?」呂子昌表示,文化局認定古蹟是「只要有當官的就可以」,那殺雞殺豬的以清朝制度而言都算是「當官」,他還拖市議員黃林玲玲下水,表示黃父曾任市議員,在當年風光一時,「不然黃林玲玲議員他們家也是歷史建築」。

時任文化局長林倩綺試圖解釋古蹟認定的標準和程序,呂子昌卻完全聽不進去,還表示「古蹟是你們在講,市定古蹟也是可以廢的。」並以消防安全觀點為考量強烈要求開路,最終這場會議也在無法達成共識下不歡而散。

預算遭凍結,也使得淡水古蹟全數受害,包括淡水小學校禮堂、日商中野宅等古蹟遲遲無法修復,直到呂子昌連任失敗3年後才逐漸解凍,日本警官宿舍在2019年修復完成並公開亮相,是這場「古蹟風波」中首先修復完成的歷史建築。

施家古厝後來也由文化部和文化局共同編列經費修理,過程卻一波三折,至今已6度流標,並於今年初第7度開標,但廠商擔心「地方抗議」而不敢進場,而附近沒有可放修復器材的基地,文化局有意向清水巖商借空間放置器材,卻遭廟方拒絕。

施家古厝命運多舛讓當地民眾心疼不已,還有人為此按鈴控告前任市長朱立倫,文史工作者張建隆也難以接受抹黑施家古厝不是古蹟的言論,他認為古厝被指定古蹟後還有人想違反文資法要求古厝拆遷,這種說法實在「很文盲」,只盼施家古厝能早日修復,並成為當地街道的入口意象,連帶促進地方繁華。

呂子昌辦公室回應表示,最重要的是祖師廟廣大信眾與居民的心聲與需求,畢竟6號道路與他們的生活息息相關,影響也最大,他如今已不是清水巖主委,也卸任議員多時,唯一能做的是在座談會上發表其所聞所見,並陳述6號道路歷程給大家明白,也希望新北市議員鄭宇恩表態,到底是要開路還是要修復古蹟,別玩二面手法,應清楚給大眾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