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醒報宋秉謙報導/編輯室報告】

隨著芬蘭與瑞典申請加入北約後,北約與俄羅斯的軍事平衡顯得搖搖欲墜,歐洲還剩下保持中立的國家不多,首先是中立的代名詞瑞士,分析師認為他們是最不可能有傾向的,其餘四國奧地利、愛爾蘭、馬爾他都採取軍事中立、道德非中立,至於塞普勒斯因為歷史分裂緣故,並不親北約,但卻與美國關係加溫,算是特別的存在,仍盼維持中立。

從俄國入侵烏克蘭後,歐洲彷彿陷入選邊站的立場遊戲,根據《全球時報》報導,儘管俄國立場堅定,北約的擴張態度也並未退卻,近期熱議的芬蘭與瑞典相繼提出加入北約的歷史性申請,這讓分析人士擔憂北約與俄國的平衡會更不穩,雖不見得會引發實質戰亂,但俄國很可能採取政治外交行動,諸如拉攏其他歐洲國家反制,那歐洲究竟還剩多少國家保持中立?

根據《阿拉伯衛視新聞網》報導,剩餘自稱為中立的還有5國,分別是瑞士、奧地利、愛爾蘭、馬爾他、賽普勒斯。首先是「中立的代名詞」瑞士,雖然該國將中立寫入憲法內,但在近期表態支持歐盟對俄國的制裁後,當局努力解釋著他們的中立概念,如今當地媒體也不斷討論著中立的意義,支持歐盟之舉顯然已經挑起該國輿論與認知的混亂。

不過據該文分析,瑞士偏離中立的可能性仍低,該國已要求別將瑞士軍事裝備轉送給烏克蘭,國內議會擁有最多席位的民粹主義、右翼政黨,一直對制裁俄羅斯感到猶豫不決,瑞士最可能是以非北約成員國的名義,與北約進行軍武採購合作,國防安全政策主管普里就提過,他們所作所為都只為提高瑞士的安全,而不是要改變中立的國家傳統。

至於奧地利,保持中立是該國現代民主章程的一部份,在總理內哈默的帶領下,奧地利的確保持良好的軍事中立,但他強調,軍事中立不代表道德中立,內哈默也強烈譴責俄國在烏克蘭的暴力行為。

愛爾蘭則更直接,總理馬丁此前表態過,該國並非政治中立,僅僅是軍事中立而已,愛爾蘭同樣配合各國對俄國的制裁,更向烏克蘭提供非致命性的物資援助。馬爾他立場與愛爾蘭高度雷同,總統維拉在愛爾蘭總統希金斯國事訪問期間,一同強調了「正向積極的中立」概念,一起譴責俄國入侵。

賽普勒斯相較之下較特殊,因為歷史分裂緣故,1970年代中期土耳其軍隊入侵,當時北約其他盟國並未阻止土國,左翼常將該國分裂歸因於北約身上,故賽國不如上述國家親北約,但過去十年來卻與美國關係升溫,賽國分別是跟英美特別要好,英國在該國有兩個主權軍事基地,與美國合作在東岸設有監聽站,並持續歐洲保持著中立,允許俄國在港口補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