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傳媒邱立玲報導/編輯室報告】

全球公司和消費者開始感受到中國封城、約3億人被禁足,所帶來的經濟後果,大家預計其影響只會越來越大。

印度媒體ET Auto.com網站報導,從德國福斯到日本豐田汽車等許多汽車製造商在上海和工業大省吉林省的工廠最近終於恢復生產,但仍存在物流中斷問題。

豐田到特斯拉面臨高漲成本及製造障礙

封城正在為依賴中國的原物料、商品和零部件的企業敲響警鐘,中國擁有世界10個最大貨櫃港口中的7個,包括寧波、深圳和廣州。

愛迪達運動鞋、Bang & Olufsen高檔揚聲器的供應受到衝擊。豐田到特斯拉等汽車製造商都面臨空前高漲的成本和製造障礙,Sony正在努力生產夠多的PlayStation遊戲機。

「供應鏈中斷」再次成為企業財報重複次數最多的措詞,但是它不只影響國際公司的獲利。從美國到澳洲的醫院都在努力解決X光化學物質的短缺問題,房地產工地也因為材料延遲交貨而受阻。

中國約佔全球貿易的12%,封城讓供應鏈一團糟

Jake Phipps的美國公司為摩天大樓項目提供豪華浴室裝置和廚房檯面,他發現應該從上海發貨的水龍頭已經延誤數月,還沒有到貨。「這裡所有建設項目都在等待材料,供應鏈已經一團糟,這讓情況變得更糟。」

北京也採取清零政策,導致工廠和倉庫閒置,卡車交貨速度變成龜速,貨櫃堆積更多。由於中國約佔全球貿易的12%,混亂局面開始波及各國,勢必進一步加劇通膨,這一切只是時間早晚問題。

Construction Projects Phipps公司(CPPC)越來越沮喪,因為該公司訂購的水龍頭延遲2、3個月,而且不確定何時可以從上海出貨。供應商每次都說,「再5天」,現在已經拖延40天。一家製造水龍頭模具的工廠在停工一個多月後,終於再上周復工。但水龍頭一旦製成,仍然需要轉移到其他工廠進行鍍鉻和拋光,其中一些工廠仍然關閉。

運貨時間從數天變成10多天

然後是短缺卡車司機。「這是最大的問題,卡車司機沒有上路運送貨物,因為中國政府不希望司機將新冠病毒從一個城市傳播到另一個城市。」CPPC在邁阿密接受訪問時說。

在東莞經營一家鋁廠的老闆Danny Lau說,他的工廠正在努力向客戶交付產品,但是他們找不到卡車司機,因為許多司機不願意接受無止盡的檢測,以及PCR檢測讓運貨期間從數天變成10多天,使得司機崩潰,給司機5倍薪資也不做。

自3月底以來,上海的貨運能力已經損失大約45%。由於沒有司機來取貨,仍在運轉的工廠想盡辦法向客戶交貨,運費成本跟著飆升。

貨車運費狂飆約5倍

「我們只剩下正常運輸能力的 20-30%,貨車運費狂飆約5倍,運費每天都在波動。」上海一家化工廠的經理說。

鑒於上海、深圳、北京等大城市物流中斷,使得運動鞋、褲子等各種中國材料的供應正在枯竭,越南的運動鞋和服裝 服裝和鞋廠很難滿足訂單的交貨期。

根據代表1000多個品牌的美國服裝和鞋類協會的數據,東南亞國家越南是美國的第二大服裝和鞋履供應國。

越南皮革鞋類和手袋協會副主席 Phan Thi Thanh Xuan 表示,中國的封城造成鞋廠的關鍵材料供應大減,這些材料的60%來自中國。愛迪達本月下調或立目標,稱越南的供應瓶頸導致產品的供應量下降,削弱銷售力道。

越南製鞋材料60%來自中國

上海周邊的華東地區是重要的科技生產中心,零部件短缺正在全面打擊企業。

微軟和德州儀器都表示,封城將抑制銷售,並使生產Xbox遊戲機等產品變得更加困難。蘋果公司上個月表示,封城將對6月份財報造成影響,導致收入減少40 億至80億美元。

同樣受封城波及,Sony調降PlayStation 5的銷售目標,任天堂公司還表示,由於上海的封城,對銷售產生一些影響。蘋果代工大廠和碩也調降筆電銷售預測,中芯國際預期今年產量少了5%。

美國短缺Omnipaque碘化顯影劑

同樣地,封城引發全球成像測試使用的化學品短缺。大紐約醫院協會本月稍早表示,醫療院所出現短缺Omnipaque碘化顯影劑的問題,這種顯影劑由GE Healthcare上海一家工廠生產,該化學試劑廣泛用於X光、射線照相和CT掃描。即使上海工廠現在已經恢復生產,但是未來兩個月,Omnipaque供應量仍會減少多達 80%。

Bang & Olufsen 本周因中國的事態發展而下調財測,這家丹麥豪華音響和電視機製造商一套產品售價高達1.1萬美元。

特斯拉上海廠雖在4月19日復工,但物流仍中斷,導致4月上海廠出貨量只有1,512輛,遠低於之前每個月6萬輛的出貨量。

巴西汽車產量少了10萬輛

豐田汽車也在努力應付物流和原料成本空前的上漲,這家汽車大廠因此將本年度營業利益預測調降20%。

在中國生產的零部件沒有到貨,也影響南美的汽車生產,在巴西,半導體短缺導致工廠今年來汽車產量少了10萬輛。

法國SNCF 旗下的全球運輸和物流提供商 Geodis執行長Marie-Christine Lombard說,「我們客戶在中國的工廠無法運轉,他們的產品無法生產。所以很糟糕,先是深圳,然後是上海,現在是北京,讓我們的客戶心中產生焦慮。」

美西海運運費去年大漲一倍

代表中國約1000 家企業的中國歐盟商會會長 Joerg Wuttke5月初警示,「歐洲未來在某個階段會出現貨架空空的情況,我們以前從未有過這種不確定狀況。」

另外,司機的缺席也造成中國港口擁堵。「一旦上海重新開放,一切都恢復了輪換,你會看到所有船舶都駛向美國,這會帶來更多的挑戰和更多的擁堵。全美零售業供應鍊和海關政策副主席戈爾德說。

根據航運情報網路的數據,從上海到美國西岸的航線40英呎貨櫃的運費在2021年幾乎大漲一倍,從4,018美元大漲至7,681美元。國際貨幣基金估計,僅因全球貨運運費大漲,就讓今年的通膨率預測提高1.5個百分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