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機場

【信傳媒邱立玲報導/編輯室報告】

「河南跟安徽村鎮銀行主管挪用和竊取儲戶存款的醜聞範圍之廣,令人震驚,暴露出來的案件只是冰山一角。」南卡羅來納大學教授Frank Xie表示。(圖片來源/Twitter)

中外媒體近日大篇幅報導,4月以來,河南4家跟安徽2家村鎮銀行的存款被凍結,約40萬儲戶無法網路取款,涉及400億元人民幣(約1775億元台幣)存款,各地儲戶趕到河南鄭州後有些人健康碼突然從綠碼變成「紅碼」,立刻不能搭公車、進公共場所,還要被隔離數周,想著畢生積蓄可能歸零,被迫拉起橫幅維權。

彼得(化名)告訴《CNN》將畢生積蓄約600萬美元(1.8億元台幣)存入河南省3家小銀行的線上帳戶,但是他說自4月以來他上網一直無法取款,銀行網站一直彈出「網站正在維護、一段時間不能提供服務」的訊息,經過2個月,現在銀行網頁仍然當機,明明是銀行,但行為和網路上金融詐騙,投資期貨詐騙一樣。

45歲的企業家彼得來自浙江省溫州市,他是無法從河南6家村鎮銀行取款的數十萬儲戶之一。「我快要精神崩潰了。我無法入睡。」一直領不到一毛存款的彼得告訴《CNN》。

如同P2P爆雷的翻版,無數受害者飽受一夕失去所有的折磨。《香港01》報導「取不出錢」的70天以來,受害者張星星氣到失明,有人因身無分文放棄治療病危的母親,也有人要靠母親拾荒回收瓶子賣錢維生。

有人早先已遭遇P2P信貸爆雷,如今經歷「二度傷害」。另外有受害者表示,自己將雞蛋放在「五六個籃子」,結果這些「籃子」竟一起倒了。

維權儲戶遭警察打壓的事件頻傳,令儲戶擔心400億存款都可能化為烏有,在輿論沸騰下,6月23日,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委會(簡稱銀保監會)對事件做出最新回應。

《大紀元》報導,銀保監會副主席肖遠企23日在記者會上表示,對於河南多家村鎮銀行爆雷案件,「公安機關正在查辦,也抓獲一批犯罪嫌疑人,查封了一批涉案資產」,並「已責成河南銀保監局履行監管職責,將依法保護廣大人民群眾的合法權益」。

(更多信傳媒新聞:遠百股東會》徐旭東談電價:一口氣反映會很累 不該考慮太多政治因素)

肖遠企還說明,目前中國有村鎮銀行1651家,占中小銀行總數的29%。雖然其中有個別機構風險比較高,但總體而言,風險是完全可控的。在發表完言論後,帳戶的錢仍然沒有下文,因此中國網民痛斥監管機關卸責甩鍋,仍然「無能無為」。

「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取錢?下輩子吧?」;「最錯的就是老百姓,竟然連正規銀行都敢相信,連存款保險條例都敢相信!更是罪加一等!」;「問就是在查案,敢不敢查一下是誰縱容河南新財富集團轉移幾百億去國外呢?」

「怎麼保護人民群眾的利益?我們是合法儲戶,70天了無法取款,銀保監會在幹嘛?」;「這些存款是很多儲戶的救命錢啊!銀保監會幹點人事,趕緊保障儲戶取款自由權利!」。

麻煩始於4月份,當時河南4家村鎮銀行暫停領取現款服務。

在中國,地方銀行只被允許從本國客戶群吸收存款,但當局表示,「第三方平台」被用來從河南以外的他省存款人吸金,例如彼得的老家溫州距離河南的銀行有700多英里。

國家銀行監管機構指控「這4家銀行的大股東非法吸收儲戶資金。4家村鎮銀行的大股東河南新財富集團通過內外勾結、利用第三方平台、經紀人等方式,非法吸收公眾資金。」中國銀保監會通知國營銀行。

根據中共官方雜誌《三聯生活周刊》4月份統計,中國有多達40萬銀行儲戶無法取款。

專家表示,40萬儲戶只是中國龐大銀行體系的一小部分,但銀行業約四分之一的總資產由4,000家左右小型銀行持有,這些小銀行所有權和治理結構通常很不透明,更容易受到內神通外鬼的腐敗交易影響。

「村鎮銀行主管挪用和竊取儲戶存款的醜聞範圍之廣,令人震驚,暴露出來的只是冰山一角。」南卡羅來納大學教授Frank Xie表示。

「隨著中國經濟大幅放緩,地方財政收支短缺嚴重,中國企業尤其是房地產業難以償還債務,銀行擠兌風潮可能會更加頻繁,規模也會更大。」Xie指出。

許多儲戶受夠了。5月底,數百名儲戶前往河南省會鄭州,在銀保監會外抗議,要求退回存款,但無濟於事。

另一場抗議計劃在6月舉行。但其中6人告訴《CNN》,當存戶抵達鄭州時,他們突然發現自己的健康碼「從沒有確診的綠色變成確診的紅色」。只要健康碼變成紅色,就會被當局認定為有染疫高風險,他們被禁止進入所有公共場所和交通工具,通常要接受政府強制隔離數周。

在河南,中國銀行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將責任歸咎持有4家村鎮銀行大量股份的私人投資公司:河南新財富集團,如今河南新財富集團網站已經消失。

《華夏時報》報導,河南新財富集團背後實控人呂奕,多年來開設無數間影子公司,藉此滲入金融業,最終獲得村鎮銀行的實際控制權。

6月18日,許昌市公安局發布通報稱,4月19日,許昌市公安機關依法對新財富集團涉嫌重大犯罪立案偵查。現初步查明,2011年以來,以該公司實際控制人呂某為首的犯罪團夥涉嫌利用村鎮銀行實施系列嚴重犯罪。公安機關已拘捕一批疑犯,依法查封、扣押、凍結一批涉案資金、資產。

本周一晚些時候,涉事的河南4家村鎮銀行分別在官網發表聲明說,他們將開始收集受到在線交易系統關閉影響的客戶的信息,此舉是應金融監管機構規定的。

據《澎湃新聞》報導,涉事的6家村鎮銀行儲戶大多是省外人,主要來自廣東、江蘇、山東等經濟較發達地區,很多是在1、2年前,通過度小滿、京東金融等互聯網金融平台,購買了相關村鎮銀行的存款產品,存款的年利率在4.1%~4.9%不等。

據了解,這些村鎮小銀行的本質是服務農民的社區銀行,吸收儲戶的能力有限,但是後來,這些銀行卻借助互聯網平台吸收到了大量存款。

自從2021年1月,銀保監會和中共央行下發通知,要求商業銀行不得通過非自營網絡平台,開展定期存款和定活兩便存款業務之後,相關互聯網平台就下架這些產品。

這些線上儲戶大多根據村鎮銀行的提示,通過銀行的微信小程式,以網上銀行、手機銀行的渠道繼續操作。可是現在,這些線上管道都被關閉了,外地儲戶不僅沒辦法進行線上操作,他們帳戶的存款也已經歸零。辛苦賺的血汗錢就這樣人間蒸發,真是欲哭無淚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