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傳媒邱立玲報導/編輯室報告】

正當斯里蘭卡深陷中國「一帶一路」債務陷阱,燃料嚴重短缺,首都可倫坡及周邊地區公、私立學校本周全面關閉時候,七國集團(G7)領導人周日(6月26日)承諾在5年內籌措6000億美元的私人和公共資金,為開發中國家所需的基礎設施提供資金,並對抗中國較早斥資數兆美元的「一帶一路」項目。

美國5年內將籌款2千億美元

美國總統拜登和其他G7領袖今年在德國南部Schloss Elmau舉行的年度會議上重新啟動新命名的「全球基礎建設和投資夥伴關係」。

拜登表示,美國將在5年內募集2000億美元的捐款、聯邦資金和私人投資,支持中低收入國家的項目,以應對氣候變化以及改善全球健康、性別平等和數位基礎設施。

拜登表示,「我想說明白一點,這不是捐助或善款,而是為每個人帶來報酬的投資,也能夠使各國看到與民主國家合作的具體好處。」他也估計,數千億美元的資金可能來自多邊開發銀行、發展金融機構、主權財富基金等。

歐盟執委會主席馮德萊恩在會議上表示,歐洲將在同一時期為該倡議募款3000億歐元,建立一個可持續的替代方案,以替代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2013年發起的「一帶一路」倡議。

歐盟將籌款3千億歐元

談到中國與開發中國家的經貿往來,最具爭議的是,北京過去15年向貧窮國家提供數千億美元貸款,投資建設基礎設施。

《日經新聞》近日報導分析,批評者譴責北京的海外貸款做法是險惡的債務陷阱,最終將接受貸款的國家變成中國的經濟附庸國。然而,今天,這種說法的另一面是,中國自己也落入它為其他國家挖的「債務陷阱」這個大坑。

隨著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高通膨、利率上升以及美國和歐洲的經濟瀕臨衰退,許多貧窮國家面臨著自2008年全球金融體系崩潰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

由於資本外逃、糧食短缺、除石油和天然氣外,其他大宗商品價格大跌,低收入國家的政府發現越來越難以償還中國貸款。

北京向貧窮國家放款數千億美元,恐變呆帳

中國現在是開發中國家最大的債權國,是無庸置疑的。經濟學家萊因哈特 (Carmen Reinhart)和同事2018年對中國海外貸款進行仔細檢查,發現中國向海外借款人(主要是發展中國家)的未公告貸款平均佔這些國家GDP的15%。

隨著世界經濟陰雲密布,北京應該為自己造成的債務危機做好準備。

斯里蘭卡最近經濟崩潰,就有如「煤礦裡的金絲雀」。由於該國私家車和公車幾乎都沒有燃料,全國許多學校和政府機關6月20日關閉了,兒童無法上學,全國只有20%的公共巴士服務在運營,民營交通服務如三輪車也部分滿負荷運營,司機排長龍加油。

司機等了兩天才買到7升汽油

民眾抱怨,以前搭一趟公車只要花30盧比(約4.5元台幣),現在他們必須花費200盧比(約17元台幣)。

可倫坡人力車司機 Chandima Madusanka說,他等了兩天才買到7升汽油,估計只能用一天。他說養家糊口變得不可能了。

斯里蘭卡面臨自獨立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糧食短缺、農業、生計和獲得醫療的機會尤其受到影響。斯里蘭卡許多學校在疫情嚴重的時候關閉一年半,但自2022年初重新開學以來,由於當前的危機,學校又已經多次關閉。

燃料短缺,是因為這個南亞國家已經破產,沒有美元進口燃料,該國外債高達386億美元,約佔其國內生產毛額(GDP)的47%,其中大約10%是欠中國的債務。

2022年初,斯里蘭卡無法償還近70億美元的到期債務。在北京未能提供債務減免後,斯里蘭卡4月決定暫停償還部分外債,等待重組。不久之後,大規模的抗議活動推翻斯里蘭卡政府。

中國不減免70億債務、斯里蘭卡學校關門

隨著全球經濟狀況必將進一步惡化,許多貧窮國家如斯里蘭卡將全面拖欠外國貸款。其中許多國家已經跟中國獲得數千億美元的貸款,這對習近平主席構成幾乎不可能的挑戰。

在習近平的統治下,中國大力宣傳自己可以替代西方國家,並慷慨資助開發中國家的高風險項目。但現在中國向貧窮國家放貸的數千億美元貸款面臨變成呆帳的風險,因為附加的條件使它們特別容易受到經濟衰退的影響。

首先,西方政府和國際金融機構55%的貸款和捐款投入貧窮國家的衛生、教育和人道主義項目等社會項目,但中國近67%的貸款用於基礎建設。

在經濟低迷時期,收費公路、港口和發電廠收入減少,從而使項目本身更難產生償還貸款所需的收入。

中國貸款約7成投入窮國基礎建設

其次,由於中國的貸款通常以資源產生的收入為抵押擔保品,因此在經濟衰退期間違約風險會顯著上升,因為需求下降,通常會壓低大宗商品價格,這次除石油、天然氣以外,其它大宗物資價格近幾個月急跌,這進一步壓低窮國收入,更難償還債務。

中國沒有什麼好的選項,來擺脫它為自己挖的這個債務大坑。在經濟危機期間向斯里蘭卡等沒有外匯的窮國催債,根本徒勞無功,而且會產生反效果。在催債過程中,中國不僅會賠錢,還會毀掉自己的聲譽。

但是,如果完全註銷債務,將破壞中國國有銀行的資產負債表,這些銀行提供這些貸款,而北京最終將被迫彌補銀行的損失。

中國也掉入自己挖的窮國債務陷阱大坑

中國最好的選擇是採取多管齊下的方式,來挽救其形象並減少其貸款損失。

第一個選項應該是減免最貧窮國家債務。由於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非洲低收入國家佔中國海外貸款的一半左右,如果北京計劃註銷大部分債務,應該優先考慮這些非洲國家。

第二個選項是債務重組。中國應降低利率、暫停償債並延長貸款期限,避免進一步貸款違約的短期威脅。

第三個選項是,北京應該與其他國際捐助者和金融機構合作。作為全球最大的官方債權人,中國擁有實實在在的影響力。如果它可以使用債務減免計劃,來鼓勵其他債權人也這樣做,中國就有可能引領國際勢力,幫助貧窮國家度過即將到來的全球經濟風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