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傳媒徐珍翔報導/編輯室報告】

今年基本工資時薪由140元調升到150元,本以為這個年應該會更好過,但1111人力銀行調查卻發現,高達六成四的上班族都認為,調高時薪對改善生活並沒有幫助,其中的四成六直言,物價偏高才是元凶,政府應該先設法抑制物價才是;此外,原先看好的景氣也在年底出現翻轉,導致不少人的豐厚年終期待落空,逼得眾人只好靠自己兼職賺錢,希望多少補貼開銷。

調查指出,農曆春節前後有意願兼差的上班族高達七成六(75.84%),主要的原因包括:正職薪水不夠用、節慶工作機會多、希望增加儲蓄等等;在兼差工作選擇上,又以餐飲服務人員最熱門,其次是年貨大街銷售人員,接下來依序是行政或助理、超商店員、快遞外送人員,整體而言,期待能因此增加1萬1161元的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調查也顯示,其實上班族在過年期間最大的花費就是紅包、孝親費,接著才依序是休閒育樂花費、外食聚餐花費、全家出遊花費等等;其中,光是包紅包一項,平均支出就高達1萬4366元,若以該調查的上班族樣本平均薪資3萬9638元計算,等於當月三成六的薪水都得拿來包紅包,負擔不小。

如果進一步針對年齡進行交叉分析,又可以發現31到40歲之間的上班族最焦慮,因為該族群正是上有老、下有小的「三明治世代」,紅包、孝親費的支出壓力最大;相較之下,25歲以下的族群超過半數過年支出仍以休閒育樂、外食聚餐為大宗。

低薪時代的年節氛圍有些複雜,喜氣之內往往夾雜了幾分憂愁。根據一份人力銀行的最新調查,上班族過年期間最大的花費為紅包、孝親費,平均支出金額在月薪的三分之一以上,也因此,有七成六的人都透露,有意在春節前後兼差,期望能因此賺取萬元以上的收入。月入3萬元的魏先生就說,自己今年過年的紅包支出大概在2萬元左右,壓力頗大,因此目前兼了三份差來彌補不足,「算一算差不多吧,賺的錢剛好可以打平。」

34歲的魏先生對該調查結果就顯得心有戚戚焉。他平時在物業管理公司擔任財務,過著朝九晚五、周休二日的生活,作息堪稱正常,缺點是月薪僅3萬元,「因為和家人住一起,所以平常壓力是沒有很大,但是一到過年,要包紅包給姪子、父母,突然就會多出2萬元左右的花費,那壓力就來了。」

為減緩手頭上激增的壓力,魏先生在朋友介紹下,先利用假日在五星級飯店兼差做大夜班,晚間10點至凌晨3點在宴會廳排桌椅、擺放餐具,時薪200元,一個月下來,收入增加約1萬元;此外,看準過年前的展覽旺季,他也應徵展場計時人員,主要負責硬體搬運,也協助導引人潮,時薪約200到300元。

眼見年節將至,有感於原本的兩份兼職尚有不足,他又透過朋友得知購物中心亟缺人手,因此,假日白天再多一份兼職,主要負責親子遊戲區的道具維護,「三份兼差工作加起來,年前大概可以多賺兩萬元,算一算差不多吧,賺的錢剛好可以打平(紅包支出)。」

他說,其實自己平時的經濟壓力並不算大,但一到過年,想起要包紅包給長輩跟姪子,就感到開支倍增的壓力,所以才會把年節的休息時間排滿,寧可先多兼差,再安心過個好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