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頭殼newtalk張柏源報導/編輯室報告】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被視為是率領全民抵抗俄羅斯入侵的國家英雄,但他近日被媒體揭露,他去年就獲知俄國可能開戰,卻為了不讓經濟崩盤而選擇隱瞞。澤連斯基接受「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訪問證實,儘管美國不斷示警俄羅斯打算攻打烏克蘭,他卻沒有轉告民眾。這戳破了他的英雄幻象,招致空前的批評聲浪。

烏克蘭老百姓在推特發文分享他們的故事,陳述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面對俄軍侵略,經歷混亂和流離失所,若當初早點知道將遭遇侵略「可能會做出不同選擇」。公眾人物和學者在臉書發文譴責澤連斯基選擇淡化侵略風險的決定,直指隨後發生的戰爭暴行「他起碼要擔負若干責任」。

澤連斯基在16日刊登的華郵專訪中坦承,他擔心一旦把俄軍即將入侵的消息說出,烏克蘭民眾會陷入恐慌,爭相逃離國家,導致經濟崩潰,因此他選擇不把美國的嚴正警告告知民眾。澤連斯基坦言:「如果說出來…那麼從去年10月開始,每個月都要損失70億美元(約新台幣2107億元),等到俄羅斯人真正發動攻擊的那一刻,只需要3天就能把我們攻下。」

澤連斯基還把俄軍無法攻下烏克蘭首都基輔拿來當佐證為自己辯護,自稱做了正確決定。他宣稱:「當侵略開始時,我們盡可能保持堅強。雖然有些人離開,但絕大多數人留了下來,為家園而戰。儘管這或許聽起來有點嘲諷,但就是這些人阻止了一切。」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負責通知澤連斯基俄羅斯即將入侵。兩人在蘇格蘭格拉斯哥參加氣候變遷峰會時於場邊會面,布林肯拿出衛星圖片,向澤連斯基解釋俄羅斯即將發動攻擊。布林肯回憶:「只有我們兩人,距離只有兩英尺,那是一次很艱難的對話」。

布林肯見過澤連斯基,知道可以對他開誠布公,但「告訴某個人,你認為他的國家即將被攻打」仍舊是一件很不真實的事情。他發現澤連斯基「很嚴肅,陷入沉思」,態度半信半疑,表示要和自己的團隊討論一下。澤連斯基提及「烏克蘭過去多次見識過俄羅斯佯攻」。

布林肯知道,澤連斯基在擔心一旦造成恐慌,對烏克蘭經濟帶來的衝擊。布林肯展示情資,然後澤連斯基表達懷疑,這形成了一種模式,之後數個月在檯面上、檯面下又經歷了幾個回合。烏克蘭無法拒絕美國提供情報,但就他們來看,情報內容不過是推測。

澤連斯基承認,他聽到美國發出警告,但美國沒辦法提供烏克蘭自衛武器。他諷刺:「你可以說一百萬次,『聽著,要發生戰爭了』,那你們可以給我們戰機嗎?可以給我們防空系統嗎?答案是,抱歉你不是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的一員,那我們到底在討論什麼?」

許多烏克蘭人不認同澤連斯基把國家經濟置於人民福祉之上,「烏克蘭真理報」(Ukrainska Pravda)總編輯穆賽耶娃(Sevgil Musaieva)在臉書發文寫道,有些批評來自逮住任何機會攻擊澤連斯基的政敵,但許多也來自非政敵。她感覺被澤連斯基的解釋所冒犯,澤連斯基根本是在質疑烏克蘭人的智慧。每月70億美元的經濟損失,和人命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記者布克維奇(Bohdan Butkevich)在臉書發文寫下:「老實說,讀到(澤連斯基)提到撤離的事,我寒毛直豎…一個良知上有馬立波(Mariupol)、布查鎮(Bucha)和刻松(Kherson)的人,怎麼說得出撤離會拖垮國家?」而上述的地方都是俄軍被控犯下血腥暴行的所在地。

另外也有人覺得要是當初政府讓人民對戰爭做好充分準備,許多人命或許不必犧牲。烏克蘭作家巴布基娜(Kateryna Babkina)指出,住在受戰亂威脅地區的平民,尤其是那些有孩童、老人和行動不便者的家庭沒有獲得警告,這不是出了個小差錯,不是不幸的誤解,不是戰略誤判,這是犯罪。澤連斯基的幕僚和發言人都沒有回覆華郵的置評要求。

不過也有人替澤連斯基辯護。在教職人員畢卡(Valerii Pekar)在臉書發文直言,烏克蘭從媒體可以充分獲得美國示警的相關新聞。那些在閱讀這些新聞後沒有收拾行囊的人,無權怪澤連斯基沒有示警。導遊格內斯(Olena Gnes)在臉書感嘆:「我們都知道,都了解戰爭要來了,我們只是不想相信,因為這太可怕了。澤連斯基無論說不說都不會有多大改變。」

仍處於戰時的烏克蘭傳出前所未見的憤怒聲浪,這或許是公關大師澤連斯基和團隊面臨的「第一場重大公關危機」。即使是理解澤連斯基不想引發恐慌的人,也抨擊他為何沒做些什麼來改變俄羅斯侵犯烏克蘭帶來的後果,從儲備血庫,到在烏俄邊境挖壕溝,避免俄國侵門踏戶直逼基輔,有太多事情可以做。

這些問題懸而未解,但30歲的烏克蘭民眾奧克薩娜(Oksana)主張現在不是追究答案的時候。她18日在基輔一家咖啡廳受訪時強調,有些人不滿澤連斯基的選擇,爭論他為何沒多做些什麼,現在討論這些只會帶來傷害,烏克蘭能夠勝利「是因為我們相信總統和我們的軍隊。所以我準備等到贏得戰爭之後,再來求一個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