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記者楊心慧報導/編輯室報告】

民眾黨新竹市長參選人高虹安被爆博士論文涉嫌抄襲,昨開記者會秀出台大、北一女的優秀學歷,並酸「不是像什麼中華大學夜間部,才要去做台大碩士灌水」,引發戰校質疑;同樣有著北一女、台大學歷的台北市議員苗博雅發文表示,盲目的學歷主義,是許多台灣社會亂象的根源,成績就是個數字,可以拿來自我提醒,但不能成為看不起別人的理由。

苗博雅表示,她過去認為之所以能考上北一女、台大,都是因為靠自己的才智與打拚,直到上了大學,拓寬學識與眼界,才了解到能考上北一女中、台大法律,除了自己的努力,還有幸運,以及許多人的支持,不是全靠自己。

苗博雅指出,高中時期北一女學費一學期才8000多,但每間教室,早就全部配有2台冷氣、投影機或電視,學校老師基本都有碩士學歷,至今很多學校仍無法班班有冷氣,還有很多偏鄉找不到老師;念台大法律系時,每學期學費才2萬5,讀4年才20萬,但4年畢業修超過148個學分,還這麼便宜,主要是因為國家有很多補助。

苗博雅說,全國的納稅人,99%都不會讀北一女、台大法律,他們的子女也未必有機會讀北一女和台大,納稅人如此慷慨,用稅金補助教育,讓學生擁有與付出的學費不成比例的資源,因為納稅人相信學生很優秀,培養起來對國家社會有好處,所以才大手筆補助所謂的菁英教育。

但苗博雅反問,我們真的很優秀嗎?我們能入學,並不因為我們的品格特別高尚,也不因為我們是一群特別好的人,純粹只是因為我們比較會考試,考試的分數高低,跟人的品質是否優秀,並沒有必然的關係,她也很清楚,若自己並非出生在台北的普通中產家庭,而是出生在教育資源匱乏的偏鄉,應該沒機會念到北一女、台大。

苗博雅認為,很多更聰明、努力的人,卻因為出身境遇不同,沒有資源和機會,我們受了許多素昧平生者的幫助,加上一些幸運,才有機會成為所謂「名校畢業生」,若在名校畢業之後,以為都是自己的功勞,成天只想著打名校畢業的頭銜,能獲得多少好處、獲取多高的薪資,就辜負了納稅人的期待和信任。

苗博雅表示,當然可以榮譽,但在自利之餘,別忘了還有社會責任,我們從小踏入這個升學體制,成為學歷主義的既得利益者,是已經無法改變的事實,我們可以決定自己要用什麼角度看待這個體制,可以成為體制的擁護者,繼續複製、強化學歷主義,也可以選擇不一樣的路。

苗博雅建議,在賺大錢之餘,撥出一點時間、心力,關心公共事務,回饋曾經幫助過的全體納稅人,將我們的幸運分享給需要一點運氣的人,一點點付出並不難,這是我們能給曾經投資過菁英教育的納稅人,最基本的回饋,希望她的看法能夠消弭一些學歷情結、名校情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