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新聞報導/編輯室報告】

廚房是媽媽們展示手藝的舞台。Ruby:「這是我家最喜歡吃的醬油炒蛋。」疫情爆發之後,廚房變戰場,Ruby張羅了孩子午餐,但下一秒,快門先吃。這就是最原始的團購發現好食材,拍照在親友群組號召,以量制價。做團媽剛開始賺的是贈品,下單量增加,賺的就是現金。

Ruby:「說實在的,我也是賺自己家裡面可以吃的東西,我的孩子也是要吃飯,我做的事情一氣呵成,在家裡煮飯又可以賺錢,又可以照顧家庭。」疫情失去工作,加上離婚官司的夾擊,Ruby必須扛起家計,口袋空空,於是餐桌也是辦公桌,她開始揪團「買」食材。

Ruby:「我有幫你留一支白帶魚喔,等一下再傳帳單給你。他們說你先借我冰,我先跟團,養成這樣的模式。看看我現在的冰箱有多恐怖,豐盛到一個炸,而且我還有三個冷凍庫。」幫忙團,幫忙冰,在自家社區找地方「紮營」,放冰箱跟團的鄰居連市場都不用跑。客戶上門:「我幫我老婆Joyce拿貨。」

「這些人數就是上上下下流動,所以這些維持基本盤三百多人左右。」Ruby:「我就是找固定煮飯的媽媽們,他每隔周都會買菜,就跟我一起買,不是做競價式的競爭,而是信任度。」團媽把人脈化成金流,用自己的管道,從產地叫貨拉攏產銷兩端,減少層層剝削。然而,從產地到餐桌上的「食材軌跡」,正掀起翻天覆地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