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傳媒邱立玲報導/編輯室報告】

中國半導體產業的打貪風暴未歇,曾經的晶片業「金字招牌」諾安基金經理蔡嵩松9月最後一周傳出失聯,令A股晶片股飽受驚嚇,諾安成長基金前十大重倉股近日走勢低迷,江蘇卓勝微電子11個月崩跌72%,跌幅居前。

晶片業「金字招牌」諾安基金經理蔡嵩松傳出失聯

連長江存儲高層也傳出大地震,這家中國最大記憶體晶片大廠9月30日發表聲明,楊士寧博士辭去長江存儲科技執行長(CEO)的職位,由董事長陳南翔接任,公司僅透露是基於個人因素辭職,但是正當美國國會考慮制裁長江存儲之際,楊士寧辭職的真正原因耐人尋味。

有媒體報導,蘋果將長江存儲列入iPhone 14新機的快閃記憶體(簡稱閃存)供應商名單,數位美國議員警告蘋果公司勿玩火,因為長江存儲與中共政府、解放軍關係非常密切,備受爭議。

《日經新聞》10月3日報導,這消息加劇這家具有戰略重要性的公司不確定性,也引發美國國會長江存儲與蘋果公司潛在交易的擔憂。

蘋果新機擬採用長江存儲閃存,遭美國會議員批評

3位知情人士稱,9月底,楊士寧不再是長江存儲科技公司 (YMTC)的執行官,但他仍留在公司。他們沒有提供楊卸任的理由,並表示尚不清楚這一人事變動可能對公司的戰略方向產生什麼直接影響。

長江存儲公司堪稱中國最成功的記憶體晶片大廠,也是北京推動晶片產業自力更生的重要資產。自2016年成立以來,楊士寧一直擔任執行長,行業高管和供應商將他視為北京實踐晶片雄心的最重要人物。

中國當地媒體首先報導管理層的變動,長江存儲拒絕就此事置評。

楊士寧卸任執行長一職,正值美國加強對長江存儲的審查。美國參議員呼籲對該公司進行審查,理由是長江存儲與中國共產黨的關係通常不透明。美國會議員還擔心,蘋果等美國公司採用長江存儲的記憶體,會給全球數位供應鏈帶來重大的隱私和安全漏洞。

長江存儲與中共、解放軍之間關係密切

共和黨議員盧比歐告訴英國《金融時報》說:「假設蘋果一意孤行,將受到聯邦政府前所未有的嚴格審查。我們不能讓受制於共產黨的中國公司滲入我們的電信網路和數百萬美國人民的iPhone當中。」

德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麥考爾(Michael McCaul)也告訴金融時報,「蘋果將有效地把知識和專有技術轉移到長江存儲,這將增強長江存儲的能力,並幫助中共實現國家目標。」

《日經亞洲評論》早些時候報導,蘋果自2018年以來一直與長江存儲保持密切聯繫,並正在驗證該公司的晶片產品是否可用於蘋果裝置。

與此同時,中國發起一場全面打擊晶片業貪腐、打擊經理人利用基金炒股的運動。已有多名官員和高管正在接受調查,其中包括中國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股份有限公司(俗稱大基金)總經理丁文武,大基金為中國晶片業最重要的融資工具,長江存儲前母公司、晶片巨頭紫光集團的多名前高管也被調查。

大基金和湖北基金為長江存儲唯2股東

長江存儲仍將大基金視為關鍵持股人,持股約49%。該公司所在的湖北省政府及關聯基金(簡稱湖北基金)現在是最大的股東,在清華紫光集團爆發財務危機後,湖北基金增持長江存儲股份,持股比例逼近51%。

因此,美國兩黨人士認為長江存儲隸屬於中國政府,獲得中國政府的補助,恐對美國國家安全造成風險。他們還表示,長江存儲出售晶片給受制裁的手機製造商華為,可能也違反美國的出口管制規定。

根據Counterpoint Research統計數據,在楊士寧的領導下,長江存儲已成為全球第6大NAND閃存製造商,去年全球市場占有率約5%。

長江存儲興建第二座晶圓廠

《日經亞洲》稍早報導,長江存儲位於武漢總部的第一座晶圓廠接近滿載運轉,第2家工廠將於今年年底投產。量產128層NAND閃存,比三星、SK海力士等全球領先企業落後一、兩代。

百度資料顯示,楊士寧1959年8月 16 日出生,美國籍、上海科學技術大學(現上海大學)電子儀器及測量技術專業學士,美國倫斯勒理工學院物理學專業碩士、材料工程學專業博士。

作為行業資深人士,楊士寧與國際晶片界有眾多聯繫。他曾擔任新加坡特許半導體(現屬於格羅方德)的高級管理人員,曾擔任中國最大晶圓代工製造商中芯國際的運營漲。楊士寧曾在美國學習,10多年職業生涯奉獻給英特爾。

楊士寧曾指出不打記憶體晶片削價戰

出任長江存儲的執行長後,楊士寧致力帶領公司走向全球舞台。2018年,他在加州閃存峰會上展示公司的技術。他多次強調,他公司不打算成為「山寨」產品製造中心,它的進入不會讓記憶體晶片價格崩潰。

知情人士透露,長江存儲董事長陳南翔目前接任執行長一職。趙偉國卸任後,陳南翔今年成為長江存儲的董事長。趙偉國也是紫光集團的負責人,但是目前因涉嫌腐敗正在接受調查。

最近,人稱「晶片1哥」的蔡嵩松傳出失聯,因此,他操盤的諾安成長基金重押前10檔科技股連日來走勢低迷。

蔡嵩松數次加碼卓勝微電子,股價卻慘跌

例如,兆易创新10月3日收盤下跌至93.75元人民幣(下同),今年來大跌46.7%;三安光電收17.48元,今年來大跌53.4%,

江蘇卓勝微電子股價收88.41元,今年來下挫57%,從去年高點暴跌72%,日前,蔡嵩松管理的諾安成長因為多次增持卓勝微備受質疑。

中國媒體報導,9月8日,蔡嵩松管理的諾安成長混合基金增持卓勝微51.95萬股,占總股本比例達到5.0065%。至此,諾安基金持有卓勝微共計2672.21萬股,為其第6大股東。按當時交易均價149.28元人民幣(下同)計算,此次增持蔡嵩松共計投入7755.1萬元。

蔡嵩松從220多元到90多元數次加碼卓勝

具體來看,自3月8日至9月8日,6個月裡蔡嵩松對卓勝微越跌越買,從220多元起不斷加碼,直至90多元仍在加碼,其中,價格區間在90.84元-103.34元內增持最多,成交656.71萬股。

從績效來看,蔡嵩松今年備受煎熬。到9月20日,蔡嵩松主管的諾安成長、諾安和鑫,今年以來績效分別為-35.36%和-25.55%。

僅蔡嵩松一人的管理規模便占到整個公司非貨規模的一半,是公司名副其實的頂樑柱,但是他卻失聯,讓諾安基金投資人感到恐慌。

「在股市下行的環境下,投資人的情緒通常比較脆弱。如果基金經理可以正常履職的話,希望他可以親自出面,通過公開管道進行路演等方式,粉碎傳聞,化解誤會,增加投資者的信心。」有基金評論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