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管淑平報導/編輯室報告】

紐約時報專欄作家佛里曼日前撰文指出,四十年來中國經濟與西方穩定融合的年代已經過去,在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脫鉤」(Chexit),會以二○二二年最重要的事件在歷史上留下紀錄。他指出四大趨勢造成今天中國「走錯路」,以至於「失去了美國」。

文中引述「紐約客」雜誌中國事務專家歐逸文(Evan Osnos)日前所說,根據皮優民調,二○一二年美國有四十%民眾對中國觀感不好,到今天,比率已經超過八十%;若中國有民主政府,現在中國一定有人要求知道「我們怎麼失去美國的」。

文中說,美國對此有一部分責任,但是更多責任在中國,並列出四項趨勢顯示中國「走錯路」。第一個趨勢始於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兩年後的二○○三年,中國未依承諾簽署一項限制政府鉅額採購時歧視外國供應商的世貿附屬協議,反而繼續補貼國營企業,並放任中企剽竊西方智慧財產權,讓中國產業受政府補貼、利用受保護的國內市場擴大規模,再與西方企業競爭。

第二個趨勢是一九八九年天安門事件之後,中共領導階層試圖利用超級民族主義高壓壓制中國年輕人追求民主,中國民族主義運動走到今天,正如向來被視為中國民族主義旗手的政治作家王小東日前受訪所言,到了「瘋狂」地步、太過頭。

隨之而來的是第三個趨勢︰採取愈加挑釁的外交政策,試圖主導整個南海,恫嚇日本、南韓、越南、印度和台灣等近鄰。

第四個、也是最令人反感的趨勢是,中國堅持其「清零」政策,而非使用西方製造的有效疫苗。習近平的策略令人感覺像是防範疫情,也同時防止人民的自由。

佛里曼說,他不喜歡用「中國」這個詞,而是傾向使用「全球人口六分之一說中文的人」,這才真正呈現今日問題的規模;「中國今天正走在錯誤的道路上」,當這全球六分之一的人在仍高度交織的世界中轉錯了彎,例如中國現仍持有將近一兆美元的美國國債,每個人都將感受他們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