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hoo新聞裴璐報導/編輯室報告】

高點綜合台《震震有詞》長期關注社會議題,常透過節目傳遞長照歷程及觀念,日前節目邀請藝人梁佑南、醫藥記者洪素卿、神經外科醫師魏明政、兩性作家派特,從專家、照顧者的經歷討論台灣長照議題的重要性,及適當的求助是必要的。

藝人梁佑南這幾年經歷過母親失智到進入護理之家,梁又南的心情百感交集,既自責又不忍。回想2018年起,獨居的母親開始出現一週補辦數次健保卡、身分證,後來發現其實是母親怕遺失而藏在床底下,講話句子斷斷續續不完整或顛三倒四,梁佑南自責地說:「這些都是失智的徵兆,但我竟然沒有發現!」尤其母親某日聲稱看到過世十多年的父親回家,還幫她切好番茄放在床頭,梁佑南擔心家中有外人侵入而裝置監視器,才發現,「其實是媽媽半夜爬起來切好番茄放在床頭,但她忘記自己做了這件事。」最讓梁又南提心吊膽的一次是,凌晨一點接到母親家的管委會來電,「妳媽媽一個人在水塔上。」嚇得梁佑南半夜急忙開車返回母親家,跟姐姐們衝上水塔抱住穿著洋裝還化了妝的母親,「媽媽說我爸打電話回家說要帶她出門,叫她在這裡等。」梁佑南覺得事態嚴重便帶著母親看醫生證實是失智,「我們聽到時是崩潰無法接受的。」

面對失智需要照顧的母親,梁佑南的姐姐們開始輪流照顧,「媽媽跟大姐住時,白天由姐夫照顧,午睡時間姐夫怕媽媽亂跑把大門鎖住,媽媽想出去竟然拿菜刀砍門鎖,為了阻止媽媽姐夫反被菜刀割傷。」母親趁亂跑回原本獨居的家中,因未帶鑰匙請警衛叫來鎖匠開門,但有過曾經在家中忘了關瓦斯的經驗,她說:「社區鄰居們把我媽媽看成神經病不讓她進到家裡,甚至報警來了救護車,把我媽媽五花大綁強制送醫。」母親入院後被分配在精神病房,梁佑南十分心疼但也必須依賴專業醫療的照護,梁佑南說有一次在醫院陪母親睡覺,半夜時突然感覺臉上有熱氣,睜開眼看到別的病患貼近著看她,讓她驚嚇大叫,梁佑南決定將母親改送到護理之家,未料碰到護理人員粗心,忽略母親高燒不退半夜無法自主呼吸,隔日緊急入院還險些病危,梁佑南與家人深覺不妥,重新尋找最後選定目前居住的護理之家。

疫情期間無法到院探望重度失智的母親,梁佑南與家人大多透過視訊關心,某次在護理人員協助下,梁佑南跟姊姊隔著病房窗戶終於探望到母親,「媽媽側躺雙手環抱,照服員說旁邊是三個洋娃娃,我以為那三個洋娃娃代表她的三個女兒,沒想到媽媽的記憶是停留在以前幫我照顧我的三個孩子。」說到此處,梁佑南忍不住哽咽表示,「希望媽媽當一個快樂的失智老人,如果哪一天時間到了,希望妳能快樂的去找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