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記者陳政宇報導/編輯室報告】

無黨籍台北市長候選人黃珊珊5日於辯論會中提到,台北市有22件用電申請案被限電,無法核供電力。民進黨立委洪申翰痛批,黃珊珊擔任台北市議員期間,長期帶頭阻擋「松湖變電站」計畫,導致近期東區幾個新的開發計畫的用電需求被限制,「全台北市最沒資格靠北台北電力問題的就是黃珊珊,為了選舉,臉皮厚度真的沒有極限」。

黃珊珊今日在台北市長選舉電視辯論會提出「缺電」議題,她指出,經濟發展是台灣命脈,穩定的供電是所有商家生存關鍵,但台北市目前狀況是「限電進行式」,也就是「缺電」,這1、2年來核發證照卻被限電的案子,包括捷運局東區門戶計畫共22案全被限電,未來大巨蛋供電,台電也雙手一攤說無法核供。

「最沒資格批評台北市電力問題的就是黃珊珊」,洪申翰對此直言,黃姍姍藉此嚴厲質問中央政府與其競爭對手,這是臉皮要厚到一個極致,才做得出來的行為。

洪申翰說明,北市東區有電力的問題,但這不是發電不夠的「缺電」。現在發電的餘裕都算足夠,之所以要限制近期東區幾個新的開發計畫的用電需求,是因為這個區域的輸配電系統已趨近飽和。就像是水管不夠大管,就算水源充足,但能送到另一頭被拿來用的有限。這問題經歷了馬、郝、柯三任市長,台電早在馬、郝時代就提出警告,以台北港湖與東區的產業發展趨勢,遲早會面臨輸配電系統飽和,以至於用電需求必須受限,所以提出必須蓋「松湖變電站」,就是要解決這個問題。

洪申翰表示,「松湖變電站」計畫長期被在地民意代表帶頭阻擋,所以一直蓋不起來,尤其是多次連任台北市議員的黃珊珊。地區民意代表帶頭阻擋變電設施不算稀奇,沒有絕對的對錯,對地方主觀上而言都是希望鄰避設施越少越好,但阻擋的同時,卻也要冒著一些系統性的風險,例如大家都不要基地台,那就要承受人口一多所導致的訊號微弱問題。

「這些都不是黃珊珊最扯的地方」,洪申翰續指,一般人若阻擋了某些有鄰避性質、但有必要的基礎建設,後來真的爆發系統危機,通常會摸摸鼻子、安靜避風頭。但黃珊珊不一樣,臉皮真的夠厚,她不只要阻擋,更可以把自己阻擋的代價──區域送電能力近乎達上限(黃珊珊用辭是「限電進行式」)──面不改色地直接倒在一直主張要蓋變電站的中央,與其競爭對手頭上,臉不紅氣不喘。

對此,洪申翰呼籲,黃珊珊心裡深知,解決現在電力問題的最重要解方,就是「黃珊珊市議員」長年阻擋的松湖變電站。時間不能重來,問題確實已產生,松湖變電站經過幾十年的折騰,終於進入開工前各種執照審查的程序中,但離完工啟用恐怕還有滿長一段時間。現在台電也與北市府談好過渡期的應變方案,該方案當然不是毫無限制的100分,這也是為何東區幾個新的計劃的用電需求,沒法無止盡、無上限的原因。